主页 > 进口石材 > 进口大理石 > 进口大理石

罗马法学者关注国家整体农业生产的利益

  原标题:罗马是如何建成的?对大理石采矿场的经济分析 本文为“量化历史研究”第 279 篇推送 阿弗罗

  古罗马人喜爱用洁白的大理石做建筑材料,在罗马历史学家Suetonius所著的传记中,屋大维曾自诩“将一座泥砖的罗马城筑成一座大理石的罗马城”(Found Rome a city of brick, and left Rome a city of marble);在他陵墓前所立“奥古斯都神的功业”的青铜柱上可以看到,他为这些数量庞大的希腊化大理石建筑群,总计支付了6亿罗马银便士(denarii)。考虑到一枚3.9 克的银便士大约是非熟练工一天的收入(罗马帝国早期),我们可以估算这些大理石的巨大价值,而这仅是罗马的一座城市。

  实际上,从罗马共和时代到帝国时代是延绵数百年的大规模城市化营造时期:新的道路、桥梁、输水道、广场与浴场等宏大而华丽的公共建筑在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主要城市里拔地而起,各式私宅的建设容纳了越来越多涌入城市的居民们,在城市的建造中大规模以大理石为装饰。当今天我们望向罗马万神庙的16根花岗岩圆柱时,不禁会思索在那样一个热火朝天的古罗马各地造城运动中,大理石矿主们是否如同当今每一个大兴土木的现代国家里的房地产大鳄一样,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上谋划经营。

  以往的研究认为,古罗马所使用的大理石,不可能来自于私人的经济行为,而是由政府垄断、且是一个亏本的生意。

  Long(2017)的论文“Extracting Economics from Roman Marble Quarries”则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作者采用新制度经济学和资源经济学理论,对古罗马法学家的著作、最高价格限制法典以及土耳其的古城考古发现进行解读,认为罗马帝国时期的大理石价格能反映市场供需;开采和运输成本,大理石的稀有程度以及人们审美的品味都是决定价格的重要因素;私人土地所有者们开采大理石矿的行为符合经济学理性决策的假定,他们在高度竞争、高风险的行业里逐利致富。

  作者首先用罗马时期法学者所撰写的文书,为我们展示是谁决定采石活动以及各方对待采石产生利润的态度。国家、市政府或是土地贵族都可能是当时采石场的所有者。由于国家或其他人不得干预私人是否在其领土上开矿决定,所以采石是土地所有者个人选择问题。罗马的地主通常将土地租与他人耕种,因此采石决策人可能是佃农。当土地所有者与佃农签订出租土地之后,佃农发现承租的土地有矿石,且采石的获益大于种地时,他在承租期之内就有权力决定是否进行采石活动,无需得到土地所有者的同意。所以就会出现佃农为获得采石的短期利益而破坏农田,损害土地所有者的长期利益,双方利益冲突以致于诉诸法律的情况。

  罗马法学者关注国家整体农业生产的利益,所以法律更倾向于最大化土地的效用,而站在地主这边维护土地长期耕作能力。法律文书仅能反应的是双方在采石上的利益冲突,但作者认为双赢的局面是常见的。私人建筑行业的蓬勃发展正说明了从事采石的有利可图。在公元1世纪到2世纪,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对采石的需求将土地所有者和佃农紧密捆绑,他们无视对耕地的保护,投身到采石大军中。

  价格是市场配置资源的指挥棒。作者认为如果古代大理石行业是一个竞争性的市场,那么价格就应该如同现代市场一样,是由供需决定的,它能反映供给方的成本和需求方的偏好。

  作者借助Diocletian最高价格法令,将记载的公元301年常见19种大理石的限制价格按照大理石的硬度排列(硬度越大需要人工开采时间越长),发现与开采成本呈现显著相关性(见表1)。此外,底色为白色的大理石是当时用料最广的石材,矿多且供应充足,石料上很少贴有产地等信息的管理标签。彩色大理石因物理视觉效果在当时被赋予奢华、财富和声望的光环,且通过文献记载可以得知某些著名彩色大理石的稀缺性,再考虑到从石矿到航运河道的距离后,大理石价格的含义就更加明确。

  所以,白色大理石价格垫底,为40便士;而彩色大理石从75便士(几乎白大理石的2倍)到250便士(6倍)的区间分布。作者进一步用这19个数据将价格与石材硬度、距离和颜色做了量化分析,发现这三个因素可以解释大理石价格变动的56%。

  罗马帝国早期一直靠进口昂贵的希腊大理石,仅能少量局部使用。直到凯撒统治后期开始,特别是罗马帝国首位元首屋大维时期(27BD-45AD),在意大利境内西北沿海地区叫Luna的地区成功开采到高品质的大理石,此后遍布帝国境内的大理石矿被陆续发现。

  考古学家发现,当时重要的城市周围远近都散布着非常多的大理石矿,位于土耳其西南部的一座几乎用大理石修建而成的阿弗罗狄西亚古城(Aphrodisias)就是其中之一(见图2)。从城内大理石建筑遗址可以判断白色大理石来自城北City quarries之外,还有城南稍远一些的采石矿;彩色大理石则来自较远的城西Yair矿(蓝灰与白色交织的大理石)和城东更远Baba Dag山脉的几个石矿(蓝色和白色混合的大理石等),甚至距城40公里外西南部出产黑白色大理石的石矿。

  作者发现城内建设对石料的巨量需求,可以解释在白色大理石旧矿(City quarries)存量丰富的情况下继续在城南开采5个新白石矿,也是土地所有者面对运输成本的提高,而愿意冒险在较远地方开采彩石矿的原因。

  接着,作者探讨了区域采石行业的性质,从周边众多白色大理石矿的分布可以判断可能是私人所有的一个竞争性而非垄断的市场,但也可能是私人与城市政府混合所有。在竞争性的市场上,大理石价格是根据石料品质而确定,这样才能解释城外多种质量的采石矿的存在,低质量的大理石成为城内主要建筑材料的现象。在市场经营面临的风险也得以证实,东部与西部山脉的采石场都生产蓝白色的大理石,但从城内建筑遗迹中可见位于西部Yazir经营的更为成功,以及Baba Dali地区的采石矿散落着未完工的石材,可以想象某些拥有采石场的家族变得富有或是破产的经历。

  传说罗马城的缔造始于公元前753年4月21日,罗慕路斯在帕拉蒂尼山上就地取材,以叫Tufa的天然石材为基座搭建村落小屋,成为罗马城的雏形,从此开始了罗马城的建造之史。

  不过,在罗马帝国初期声势浩大的造城运动中,对大理石开采的巨大投入,虽然创造了短期商业繁荣,但这种本可以投入其他更能促进生产力发展领域的资本配置,可能是导致罗马帝国经济增长停滞不前的原因。

  

友情链接